梦的延续

起床时,还清醒的将梦境的大概过程回忆了下,并且准备着手记录。可是犹豫之后,过了那么一个多钟头,却再也记不清详情了。 但我敢肯定的是,那是一个梦的延续,而且这个延续会在下一个梦里再次被延续…

Dream The New Study Road 梦中的新求学之路

  兰州的雨日越来越多了,不同往年,干燥的时候也在今年异常不易觉察了。连续不断的降雨,让尘埃不再,略显清晰的空气,更适合入睡了。下午稍晚些时候,安逸的躺在了床上,困意便来了。本为解困,却不想陷入梦境。

  先是,梦到了新求学之路的,入学场景,见同学、见导师,新鲜而又紧张,一个初入上海大都市的小市民,实在是不敢坦然面对这种快节奏。不知道是接下来的梦让人醒来着实累,还是真的体验了一下快节奏让人累。

The First Idea Can be Maximum 第一念头的极大化

  在非梦境状态下,有时候我们会偶然产生很多念头,特别是针对某一件事时会产生一些相关的念头(解决办法)。那么其实我们最先显现的念头在梦境中更容易达成。

  也就是我所理解的“第一念头最大化”,在梦里我们还会思索白天(或者非梦境状态)中的遗留(关键)问题,那么什么样的事件发展运行情况才是梦里头脑最想希望的呢? 那就是白天我们所闪现的那第一个念头。

  有兴趣的朋友,可以试试。

Perdition & Truth 现实的灭亡往往在梦境里成真

  人们如果在现实中,很希望办成某件事,但是经过努力或者长时间的尝试还是不能成功,那么必然会在脑海里留下一种成功的念头和镜像,这种镜像会在现实中放弃时,发挥到极致。

  一旦放弃现实中曾经努力的事物,那么很快就会在最近的梦境中出现成功后的镜像。

  如果,我们想显现这种潜在镜像,不知道梦会不会被我们的假放弃所欺骗,来换取镜像的获取。

Dream Me Infect the H1N1(Pig Flu)

Breathe difficultly lie on the bed,  cough with the impossible and oppressive ache, I realy think that I am the sufferer. I can’t believe that last day I was safe no risk at all. Now the gory truth just present the side of me.